痛的經驗與界限

主角:小茉

一年級的女孩,在開學後一個月左右,拒絕上學(*註1)。

主角:茉莉

小茉的媽媽,已經與丈夫離婚,但父母調配時間照顧小茉,連小茉導師都不知道父母已經離異。

主角:溫婉老師

小茉班級的導師

主角:米薌老師

小茉學校的專輔老師

討論理解

米薌老師曾經到小茉班上,進行幾堂的同理心繪本故事的課程,小茉班上同學對米薌老師是非常熱情的,話說一年級的學生,真誠與熱情就是如此直接與動人。

多數一年級孩子拒絕上學的情況,都發生在九月初剛開學的時候,各校都如此。但,小茉拒絕上學卻發生在十一月。

導師溫婉已先細細排除了小茉向家長提出的各種理由,包括:考試太難、同學關係…找米薌時也鉅細靡遺地述說狀況,對專輔老師來說:提供一雙”非內人”的眼光,是重要的!彼此討論澄清後,米薌決定:1.邀請茉莉前來;2.邀請小茉進行個別晤談。(*1)

在晤談室中

茉莉:我覺得可能真正的原因是,原先爸爸幫小茉報名了英語課,小茉本來並不想上,但,爸爸非常堅持,小茉也沒有真得抗拒。直到有一天,小茉感冒發燒,我讓小茉請假,下一週,小茉說肚子不舒服,又讓他請假一次,之後,小茉就不肯去上課了。我覺得上學的狀況可能是因為這樣。

米薌:怎麼說?

茉莉:因為我在英語課的妥協,小茉感覺他可以堅持。

米薌:媽媽可以說些跟妥協有關的事情嗎?

茉莉:有一次我跟小茉在家寫功課,爸爸按門鈴,我過去開門,小茉將我們兩個鎖在門外,無論如何都不開門,後來找了鎖匠開鎖。這樣的情況發生了兩次。

米薌:聽起來,對於小茉堅持,媽媽感到有點無能為力。

茉莉:嗯!

米薌:茉莉,或許你的生活當中,除了小茉之外,其他人也會輕易越界?

茉莉紅著眼眶:其實,我跟小茉爸爸離婚,是因為爸爸外遇,當時我知道時,爸爸不願意離婚,也沒有保證離開對方,更沒有任何解釋…而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兩年…

米薌遞過紙巾,過去抱著茉莉,拍著茉莉的後背,是呀!米薌懂得,多麼不易呀!(*2)而此時的哭泣如此重要,有一個懂得茉莉那難以承受的痛,多麼重要呀!

茉莉離開前問米薌:如果小茉往後都不願意上學怎麼辦?

米薌:其實所有的老師都不明白,為什麼家長無法把孩子帶出門送到學校。

故事最後似乎需要交代一下小茉,雖然,後來的後來,這好像不是故事的重點了。關於小茉在下一週每天準時上學(*1),期末,茉莉特別到學校找米薌老師,感謝米薌老師當時的擁抱與肩膀,以及那句令媽媽覺得羞愧的反問。

後記:

米薌老師並沒有接下茉莉的難題,事實上米薌老師沒辦法真正教會茉莉所不會的,茉莉自己面對現存的一個難題,找到自己生命中,對於他人的理解與退讓,重新做了一些選擇,產生面對”小茉賴上茉莉”的不同行動。

*1關於小茉拒絕上學的後續處理在另一個故事當中。

*2 關於米薌懂得茉莉的界線與痛,又是另一個故事。

1 Like